工作动态
地理标志商标,打通精准扶贫“蜀道”

聚焦地理标志精准扶贫
       四川省广元市曾家山,平均海拔1400米以上,素有川北“小西藏”之称。“以前山里人穷,冬天太冷,交通不便,就靠山中食物勉强过活。”近日,随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地理标志精准扶贫”西部宣讲团走进四川采访时,广元市一位基层干部告诉说到,近年来曾家山大力发展高山绿色蔬菜产业,将曾家山辣椒、甘蓝、莴笋等蔬菜申请注册成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打造农业品牌、发展旅游业,促进了农民增收。“现在曾家山蔬菜出口到很多地方、供不应求,本地都很难买到。许多市区居民上山租住农民的房子,夏天避暑、秋天赏红叶、冬天滑雪,同时还可以品尝新鲜的高山蔬菜。”
       “地理标志商标对于促进绿色发展,壮大地方特色经济,实施精准扶贫具有重要作用。”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我国西部12省市平均每万平方公里拥有地理标志商标2.1件,远低于东部地区的18.5件与中部地区的6.2件。
       截至今年9月底,四川省共拥有地理标志商标308件,位居全国第四,西部省份第一。搭建桥梁,借助专家力量进行对口帮扶,发挥地理标志商标作用,向外省、海外市场输出更多四川优势农产品,成为此次“地理标志精准扶贫”四川活动的重点。
质量为先 做大品牌
       汽车朝巴中市南江县东榆镇驶去,沿着陡峭的山路盘旋而上,四周森林蔽日。桥坝村就坐落在山上海拔1100米的平地处。据东榆镇镇委副书记谭全珍介绍,桥坝村耕地有限,2014年贫困发生率为53.7%,但靠着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较高附加值,2016年整村实现脱贫,摘下了贫困“帽子”。
       “拥有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南江黄羊’是我们这儿的主导产业。”谭全珍说,近年来下游加工企业采取“一二五”模式,免费将1只南江黄羊公羊、20只南江黄羊母羊借给村民繁殖小羊,每修建1平方米圈舍政府还补助500元,村民养殖南江黄羊的热情得到很大提升。“村民分3年向企业还羊,剩下的归自己,企业同时以每斤15元的保底价格收购活羊。现在我们村里一共养着1600多只南江黄羊,靠养羊户均每年可增收2万元以上。”
       南江黄羊科学研究所负责人岳美智介绍,“南江黄羊”是南江畜牧工作者历经40年培育出的肉用山羊品种。南江县人民政府指定黄羊科学研究所提交“南江黄羊”地理标志商标注册申请,并于2009年获批注册。随后,黄羊科学研究所将“南江黄羊”地理标志商标授权德建黄羊、北牧集团等11家企业、专业合作社使用,目前,市场上已开发30余种南江黄羊产品,包括冷鲜、零食等。“注册地理标志商标前,南江黄羊每公斤24元;2017年底则增长到每公斤40元,高于未注册地理标志商标的同类产品。”
        “对于拥有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产品而言,其质量的维护保持尤为重要。质量一旦出了问题,将会影响产品的整体口碑。”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李顺德建议,诸如南江黄羊等产品不应该满足于全国市场,还要前瞻性地放眼全球市场,应当早日参照发达国家的绿色、安全、有机等食品标准建立完善生产流程,生产符合出口标准的农产品,提升产品质量,让优质产品走出国门。
       “南江黄羊不仅可以进行活羊交易,还可以进行产品深加工。我建议将南江黄羊的生产、加工过程作为工业旅游的观光现场,配合南江的‘光雾山红叶节’,让山外的游客也来看看。”江苏省淮安市工商局局长蔡丽介绍了淮安市推广地理标志产品“盱眙龙虾”的相关经验,建议南江政府可以牵头举办类似“龙虾节”的品牌造势活动,进一步提升农产品的知名度。“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不仅可以走到北上广,还可以作为外贸产业走向世界。”
技术加持 差异竞争
       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一份调研报告指出,我国一半以上的地理标志产业已经成为区域经济的支柱产业,对当地就业、农民增收和经济发展的综合贡献率超过50%。然而,目前四川省88个贫困县中,还有20个县无一件地理标志商标;贫困县普遍反映,当地的特色产品和资源亟需在商标注册、品牌规划、市场宣传、产业布局等方面获得支持;四川省仍有不少具有地域特色的农产品及地理标志资源缺乏明确的发展方向,产品名声不响。
        “地理标志证明商标要想在市场上赢得一席之地,必须进行差异化竞争,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精。”调研广元市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昭化茯苓”与“紫云猕猴桃”的生产基地后,新疆库尔勒香梨协会会长盛振明认为,其中的差异化应包括产品的差异化以及市场的差异化。“四川的紫云猕猴桃和其他地方的红心猕猴桃相比有何优势,选择的销售渠道是商场超市还是线上?都是品牌定位需要考虑的问题。”
       “产业扶贫不仅要靠品牌,还要靠科技力量的支持。”福鼎市茶叶协会会长林立慈和宣讲团的专家们考察了广元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朝天核桃”。走进朝天核桃研究所,里面陈列着从全国各地搜集来的核桃品种。广元市朝天区林业局副局长姚盛斌介绍,朝天核桃研究所与部分高校多年合作进行技术攻关,选育出“硕星”“夏早”“蜀朝2号”等核桃品种。为了说明技术创新在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开发中的作用,他拿起一块小金属片举例说,该工具已获得“用于方块芽接的接口取形导模”实用新型专利授权,尽管看起来不起眼,却能提高核桃树嫁接的成功率。
       经过多年技术改良,现在的朝天核桃个大皮薄,籽粒饱满,容易取仁,粗蛋白质含量高,深加工可制作月饼、核桃油。数据显示,朝天核桃从注册地理标志商标前的每公斤8元,涨到每公斤24元,农民人均年收入从80元增加到5000元以上,带动贫困户3950人。
       “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推广必须由政府、行业协会牵头,先打出产品的知名度,然后靠龙头企业的深度开发、品牌维护,形成品牌的美誉度,让消费者进行重复购买,最终的目的是创造出具有商业价值的品牌,不仅家喻户晓,并且让消费者形成对品牌的信任。”盛振明在四川调察时反复宣讲道。
       “地理标志是农民增收致富、区域经济发展的‘金钥匙’。”四川省工商局商标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四川将争取到2020年实现贫困县新增地理标志90件,覆盖88个贫困县,进一步夯实四川地理标志品牌发展基础。(邹碧颖|中国知识产权报)